您现在的位置: 长安大学物流与供应链研究所 >> 案例研究 >> 物流与供应链 >> 正文

因中间公司不付运费,致使无法提货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1-9

     2014年5月23日落款为SMY公司MR SHI MING YING的电子邮件称“我司确认2014年5月28日前支付该船海运费,请尽快让船代释放小提单,以免产生滞报”。之后,案外人天津港星船舶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星公司)为涉案货物办理了“只许报关不准提货”的手续。2015年1月,嘉佳鑫公司、联亿公司、华荣公司签订了《三方协议》,约定“乙方(联亿公司)应在本协议签署后立即将宝明轮所载货物的放行D/O交给丙方(华荣公司)保管;丙方在收到乙方交付的D/O后应给予双方书面邮件确认。在收到确认后两个银行工作日内,甲方(嘉佳鑫公司)同意支付乙方MV BAO BRIGHT VOY.NO 1403(提单号:PSI140504)海运费USD584835.9,并将付款水单发送给乙方以及丙方”,“如果乙方在收到全额运费后,仍然拒绝交付D/O并释放货物,丙方有权将其保管的D/O直接交付给甲方,乙方对此予以确认和同意”,“如果甲方在收到丙方的确认收到D/O的邮件后三个银行工作日内未向乙方支付全额运费并提供付款水单,丙方应立即将D/O归还给乙方”。2015年1月26日,联亿公司指示港星公司对D/O?中的“只许报关不准提货”进行更正后,加盖“提货专用章”,并将D/O交付给了华荣公司。华荣公司拿到D/O后通知中钜锐公司和嘉佳鑫公司。但是,嘉佳鑫公司并没有按照《三方协议》的约定支付运费,前述正本D/O仍然在华荣公司手中。
    另查明,联亿公司向本院邮寄起诉状的时间为2017年1月25日。
本院认为,本案为海商合同纠纷,联亿公司为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公司,故联亿公司与嘉佳鑫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为涉外民事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三条的规定“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可以明示选择涉外民事关系适用的法律”,联亿公司是依据其与嘉佳鑫公司、华荣公司签订的《三方协议》向嘉佳鑫公司主张权利,该协议中明确约定适用中国法,并且双方当庭也明确表示适用中国法,故本案适用中国法进行审理。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联亿公司与嘉佳鑫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2、嘉佳鑫公司是否应当支付涉案运费及数额;3、本案是否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关于联亿公司与嘉佳鑫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及运费数额问题。联亿公司与案外人SMY公司订有航次租船合同,联亿公司就涉案货物进行了运输,根据航次租船合同的约定和提单记载计算共产生运费616383美元。嘉佳鑫公司通过与联亿公司、华荣公司签订三方协议同意向联亿公司支付涉案航次租船合同项下的运费584835.9美元,该三方协议属于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嘉佳鑫公司与联亿公司签署的该份同意支付海运费的协议,属于就SMY公司海运费支付义务的债务加入,联亿公司有权向其主张海运费。联亿公司根据三方协议的约定将涉案货物D/O于2015年1月26日交给了第三方监督方华荣公司,嘉佳鑫公司应当按照三方协议的约定于2015年1月28日支付海运费。嘉佳鑫公司没有支付海运费的情况下,还应当自2015年1月29日起支付相应的利息。但是,鉴于中国人民银行不再公布统一的外币贷款利率,综合考虑联亿公司实际损失的情况等相关因素,就本案诉请的利率酌定按照中国银行美元同期存款利率计算。
    关于联亿公司的主张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本案属于航次租船合同项下运费支付的债务加入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诉讼时效为两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根据三方协议,嘉佳鑫公司支付海运费的最后期限为2015年1月28日,故联亿公司应于2017年1月29日前向嘉佳鑫公司提起诉讼,联亿公司向本院邮寄起诉状的时间为2017年1月25日,2017年1月27日至2月2日为我国农历春节放假时间,故本院收到起诉状的时间为2017年2月3日,立案时间为2017年2月8日。由此可见,联亿公司的诉请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综上所述,嘉佳鑫公司应向联亿公司支付涉案运输的运费及利息。

(王艳梅整理)